>>返回主页
GSMA大中华区公共政策总经理关舟:5G赋能产业转型的政策思考

2019-07-18 09:00

vbox12118_C09A1827_090323_small.JPG

  谢谢窦总!大家早上好!

  我叫关舟,来自GSMA,我是GSMA大中华区,主要看公共政策还有政策如何帮助产业更快发展。

  窦总谈到我们前两周在上海举办的MWC,人也很多,我自己也有很多的感受,以前在上海或者巴展也好,更多是电信企业本身很多专家会来。这几年,特别今年在中国5G发牌之后,一个很明显的感受就是很多以前非电信行业,以前对移动产业不是那么强关联的企业和专家也都来到上海展,他们来看5G步入商用化的进程之后对他们有什么影响。我们很多时候谈到5G改变社会,这就是其中一部分,5G如何改变社会,当5G从一个消费者业务层面转移到企业化之后,会产生什么新的东西,我们会给他们带来的,同时他们也要看他们的需求移动产业如何帮忙解决。

  所以今天讲一下5G赋能产业转型,从政策层面有哪些需要思考,需要跟大家一起合作的地方。

  这是一个比较简单的介绍,有的对我们比较熟悉了。我们亚太区从很多年前开始发力,中国区还算比较新,虽然大家看我们在上海发展有那么多年,影响还可以,但是其实作为协会角度来讲,中国区是在2016年底才成立,我也是2017年在中国区来了之后,我在过来以前是做亚太的。

  中国区的成立对于我们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因为中国在整个移动产业的作用力越来越大,从4G到5G,对全球产业的影响力也是越来越大。

  这边给大家一个数据,我们从差不多八九年前在全球开始做一个事儿,就是看移动产业如何从经济和社会层面影响大家。以前看得更多的是如何影响产业,移动产业从经济社会层面其实有很大的影响。

  这是2018年的数据,第一就是中国在2018年给中国的GDP带来的影响是5.2万亿人民币,按2018年的汇率换算成美金差不多是7500亿美金。

  2018年在整个亚太区,移动产业给亚太区总的GDP带来的是1.6万亿的美金。

  中国在移动产业对整个亚太区域GDP的贡献是很大的,基本上已经占到了一半。

  更深一步,对GDP的影响到底有哪些部门、有哪些方面组成的。特别有意思的一点就是移动生态系统通过运营商,通过移动产业参与者直接给GDP的贡献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是对生产力、对连接、对其他相关产业、其他使用到了移动技术的产业所带来的GDP的增长是更大的一块。

  在这个背景下,技术的演进,5G今年已经发牌了,我们也很期待4家中国电信运营商很快在中国布局它的网络。4G还会继续往前走,以前我跟很多其他国家的部委沟通,他们会问一个事情,中国现在马上5G要上台了,是不是3G、4G要关了,是不是5G来了,以后只有5G了,这个并不是,4G还会继续发展,还会继续成熟,不光在中国,在很多其他国家,4G的投资还会继续发挥它的效益。所以在今后几年,4G跟5G会并行发展,4G会越来越成熟,5G会起步,会起飞。

  今年中国5G发牌之后,全球的5G发展还有可能会变快,因为中国的消费者从传统上来说对新技术、对新东西的接受度是很高的,所以5G开始之后,中国消费者对它是很有热情的。很多消费者问什么时候开始换手机了,今年上海展之后有很多记者和媒体朋友都在,他们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什么时候该换手机了。

  并且5G比较特别的一点,以前这么多G,5G是第一个终端和网络同步的,以前3G时代、4G时代终端本身有点滞后,但是5G同步了,中国5G网还没上的时候,中国消费者就已经看到了,不管在中国还是欧洲很多国家,5G手机已经开卖了,所以大家对这个比较关注。

  5G在起步,4G在成熟,移动产业对其他产业的帮助都是很明显的。

  三年前,两年半以前,在5G标准差不多会完结的时候,GSMA把协会所有CEO作了一个调研,很简单,问他们差不多三到五个问题,主要对5G以后的愿景是怎么样的,他们怎么看,以后的商业模式、商业特点都在哪。其中有一个特定的问题,在5G时代,你的新的商业增长收入在哪,不光在中国,在全球大部分国家,消费者业务其实增长线已经很缓慢了,资费在越来越降,不管政府有没有参与,纯市场竞争的情况下,资费也在降。欧洲正在推出的5G资费,其实跟他们现有的4G资费差别并不大,可能多个几块钱,但是流量从20G就跳到150G了。消费者业务会继续往前增长,但是增长速度不会很快,但是5G投入又那么大,那怎么办呢。

  很多会员CEO都觉得5G对产业有很大的新的增长点应该是来自于企业用户,所以这个图也是我们经过那一轮的思考之后,我们觉得应该多关注的地方。

  第一点,就是已知的eMBB,5G商用eMBB新的到来,首先会解决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4G网络的瓶颈。现在流量用得越来越多的,能用的地方也越来越多,大家到一个酒店、餐馆不会说你的wifi是什么,很多时候是流量已经够了,这个对流量的压力是很大的。消费者从手机来讲,会用得更爽,这是我们已经知道的,肯定会发生的,在5G商用第一阶段肯定是走得最快的。

  另外一点是已知的未知,这个在企业业务方面是很大的一块。我们知道5G能赋能产业转型,我们也知道5G能帮助很多现有产业数字化转型,让他们的生产变得更有效率。

  但是在这一部分为什么是已知的未知呢,我们知道这个大方向是对的,但是具体怎么执行下来,具体有哪些好的、好的解决方案能落地,这些我们还是不知道的,中国在5G走得很前面,中国企业在里面做的探索也很多,不管是运营商的联创,还是工信部牵头的对很多应用的探索走在很前面。

  但是我们现在还不是很明确,所有这些探索如何能把它转换为落地的项目,能够转换为收益,如何能把它们真正转换为商业上是可行的,这个是已知的未知,这个是我们现在看得最多的一部分。

  还有一部分,虽然现在探索没有那么多,但是也有一个很大的爆点,就是未知的未知。大家如果往前想,3G来的时候,移动产业主推的一个杀手级应用是视频通话,通过手机3G网络不通过任何APP,那个时候还没有APP,视频通话。那个业务虽然推得很厉害,但是消费者并没有特别买账,没有特别使用。

  到了4G时代,Iphone出来了,一个新的世界开始了,大家突然觉得手机除了发短信打电话之外,还有这么多新的东西可以用,新的方式可以用。

  这个是3G、4G时代当时我们所不知道的未知的未知。5G来了之后,特别是当网铺开之后,网络能力大家使用到了之后,会有很多聪明的企业、很聪明的创新者也会带来一些我们现在想象不到的新的使用和新的应用。

  已知的未知是我们现在很关注的,如何把5G能力赋能给产业,如何在这个大方向走对的情况下,把它做得更有商业价值。

  接下来我想提两点,在给企业赋能方面,物联网、IOT是一个很大的一块。中国在这方面走得很前了,我们前一段时间做了一个专门在全球加上中国很大的一块物联网的调研,这个调研不光包括运营商,也包括很多用到了移动技术的企业,包括以前跟电信有合作的,也包括并非跟传统企业强相关的企业。中国很多企业都已经利用到了IOT,当然也包括以前在GPRS时代,3G、4G时代不同技术的应用,很多企业已经用到了,并且他们还计划在5G到来的时候更多地运用新的物联网的技术帮助他们生产。

  第二部分,在利用物联网技术当中,中国企业也是走得很前面的。不光是传统的技术解决方案,他们也开始很大地探索,不管是AI人工智能,还是数据分析,大数据如何通过从数据当中获取更多的价值,能够帮助他们的解决方案和运营商一起如何能探索更多的商业价值在里面。这一点我觉得是在5G或者移动产业赋能其他行业中是很重要的一环,如何能把技术用好,如何能选中一些更好的产业,能更快地把这些赋能到他们的商业价值里面,这里面也列出了一些现有的我们能看得到的在中国使用比较多的,比如像医疗、制造、机器人,有很多新的应用在里面了,开始使用到了。

  所以,在5G赋能产业,IOT将是很重要的一环。

  刚才提到了IOT那么多行业里面,我一个同事前一段时间参加另一个会的时候讲工业制造,里面有一个很有趣的数据,我们说赋能产业,产业是很多的,上千个产业、上万个产业都是有可能的。5G跟这么多产业沟通的时候,量是很大的。

  再缩小一点,工业制造是国家很重视的一环,也是产业很重视的一环,5G技术如何让工业制造变得更有效率,工业制造下面有43个子项,这就意味着每一个行业都是不一样的,下面的细分行业也是不一样的。

  这跟我们做消费者不一样的,对消费者我们可以更多的解决方案,可以大规模量化复制的。但是当我们跟行业结合的时候,行业的方案是不可复制的,定制的。我们跟工业制造43个子行业谈,我们要有上百个计划和定制。

  这对我们频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对于电信行业来说,频谱是我们最重要的资源。我们在2、3、4G时代,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频谱的分配,就是全球最好是统一频谱大家一起用,这样才有经济产业的商业化、规模化,3G时代、4G时代我们是做的很成功的,在不同的区域层面,在国家层面,对频谱进行统一化,在产业规模化方面做得很成功,这个在频谱里面带来了很直接的影响。

  工业化给产业赋能的时候又遇到了新的挑战,现在不光在中国,在其他很多国家政府都会说,我们现在有很多工业应用,也有很多工业现在开始提要求,5G非常好,我非常喜欢用。但是我希望有自己的频谱,我自己搭自己的网也好,或者跟运营商一起合作搭专网也好,但是我想有自己的频谱。

  这个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工业制造43个子行业,是不是要划43个不同的频谱给43个行业去做呢,现在只是工业制造这一部分。

  我们在探索和工业合作的时候,跟其他产业合作的时候,我们还是希望能坚持前十几年坚持的频谱的规划更统一,避免频谱更加碎片化,这个对整个产业的发展是有用的,因为这个至少在企业业务方面也会带来更为进一步的规模化和产业化,这个不光对于整个电信产业,对跟我们合作的相关产业也是好的。因为设备和终端如果价格能降下来,对他们的成本也好、对他们整个利用率也好,也都更好。

  所以我们觉得在5G时代很多政府需要考虑,在工业时代如何好好思考频谱划分以后的走向,我们的建议就是IMP(谐音)频谱还是要给运营商,运营商在这方面的经验是最多的,使用经验,抗干扰的经验也是最多的,频谱给运营商,让运营商和产业一起协同,一起合作,让他们提供最好的解决方案,避免频谱继续地碎片化。碎片化对政府部门也是很大的挑战,因为频谱越多,需要协调的频谱也是越多的,对于政府部门监管本身也是很大的问题。

  中国5G发牌了,C波段2.6G中频段,是5G初步商业化非常好的频段。从全球来讲,5G初步商业化对整个网络的铺开,对终端的支持也是最好的。C波段现在是全球(英文)最好的,在全球协同最好的频段,2.6也是全球很统一的频段,在5G的发展也会非常非常好。

  但是5G的很多应用是需要高频的,是需要毫米波的。美国这些年在毫米波方面发展很大,今年的世界无线电大会将是一个很关键的节点,将会决定全球和区域性的毫米波对5G使用的划分,因为大会是今年11月份,马上7月底在亚太区也会展开亚太区最后一次准备会,我们觉得这是对5G长期发展一个很重要的环节,这个大会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会影响5G全面健康发展的可能性,特别在毫米波,如果我们能够协同全球力量把毫米波分好了,这对以后5G特别是高带宽低时延这一类的应用将是很好的帮助。

  然后我们也在电联层面那么多候选频段里面,我们觉得26、40和66三个频段在全球产业化层面也是最被看好的,所以希望中国企业、政府在WRC进程里面多参与,也多跟其他国家沟通,争取产业和政府一起把毫米波在全球的分配做好。

  最后我们的运营商不管是在中国的还是其他国家的,都在一起探索,通过联创进行沟通如何做5G。我们也在今年在创新和生态方面建立了新的项目组,非常重点地帮助我们的会员企业探索,帮助他们向更深的产业沟通,今年和明后年会有更多的探索,希望大家多参与。

  我的演讲就到这儿了,谢谢!

  

0
江苏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