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余晓晖:工业互联网标识赋能实体经济

2019-08-15 10:50

余.JPG

  今天在这里讨论的工业互联网标识非常有意义,今年工业互联网标识大会的报告也都提到了互联网标识这么大规模的实践在全球也是首例,我们在国内做了很多实践,我们有很好的经验可以分享。

  我的题目是《建设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体系 推动产业数字化转型》,现在讲数字化转型第四次革命或者数字浪潮,一个国家如何站在互联网的条件下寻求国家的浪潮发展和转型,这就是国家的目标。

  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是很大的命题,如何建立自己的综合优势。

  现在数字化转型和过去数字化有什么不同呢?其实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如何用技术改造传统企业,成为新的发展模式和道路,阶段上有些不同,可以看到在当前阶段,数据的不确定性越来越高,很多没想到的产品和市场新的进入者和新的模式,互联网在这样的条件思考如何形成。

  举个简单的例子,在12年前超过百分之六七的市场价三年之后就没有了…,包括特斯拉汽车等很多模式,有很多快速的变革和不确定的情况下,我们民营企业领导人如何去思考在这里面提升产品价值和降低成本,这里面需要数字化转型。

  这是CIO需要思考的问题,我们动态的感知,最重要的能力和过去的信息化有所不同的是我们过去信息化很重要把业务流程可以自动化提升生产效率,在这个基础上还要思考如何更快、更敏捷响应变化以及快速迭代,以及全局性、系统性的决策,这是工业互联网和数字化里面要思考的问题。工业互联网的问题也要建立这样的体系。

  还有工业2.0发展的版本,很多专家和领导以及企业家可能会熟悉,把这个分成感知控制、数字模型和分析角色,如何从物理系统最终感知如何优化我们的物理世界,消费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最大不同是我们和物理互联网联在一起。

  也可以是供应链的优化,这是基本的节点,我自己理解的也是数字浪潮的转型节点。

  中国工业发展实践当中有高度的共性,所有的事情,中国企业也会在做,从结构来说有几个比较多,数字资产优化为核心,比如说设备、产品优化,还有维护,以及形成新的商业模式。

  第二、伸展层面。

  产品自动化的转型升级。有所不同的是中国有一个环节是非常突出的,就是资源配置方面。

  资源配置优化可能是工业体系上下游产业的优化,也包括工业要素体系、金融体系、信贷、保险结合的部分优化,这一点中国特别高,比跨国企业高了很多,可能是因为中国本身资源要素的配置不会优化,而中国工业互联网有很多机会。

  还有中国消费互联网的实践对中国工业互联网有很多歧视。

  (不只是标识体系,还需要一个国家体系节点,也可以通过软件方式来进行标识识别,但是企业如果这么做意味着社会成本很高。

  标识体系下来实现不同企业标识之间的互通,企业之间的关系可以用这样的标识解析体系来实现异购标识的沟通,可以消除现在所谓的供应商问题,这对全社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好处,可以把成本降下来。

  我们现在做的放在国际上也是很强的,我们没有太多的经验可以分享,我们需要中国自己做试错。)

  标识可以解决什么问题,这是可以看到已经上线15个领域的情况,比如说集装箱,从集装箱的制造、下线里面都会打不同的标识,这里面有非常多的信息,信息里面怎么实现,把这些都打通之后整个产业链就拉通了,拉通之后所获得成本各方面收益是比较显著的。

  石油石化每年有大量资产的采购,但实际上资产的管理是很大的问题,如果是设备故障它的会损失很大,它要准备大量的…来解决这个问题。现在通过这个为零部件进行标识配置,送到数据,把这个体系打通对设备的停运和降低库存和成本起到很大的作用。

  船舶是很复杂的标识体系,涉及的供应商也很多,所以它整个质量追溯和生产线的管理有很多需要通过标识来实现。

  这几个例子由于时间关系没有办法展开说了,但是以数据进行流通,变成智能,这是我们需要标识做唯一的关联,来实现每一个资产、设备、物品唯一性的定位,这里面可以形成非常好的模式。

  武汉顶级节点是负责整个国家互联网体系,二级节点到行业上要对接每个行业自己的业务需求,具体需求也不知道,现在已经有17个行业在做,已经上线了,但是业务发展到什么程度和深度,有非常大想象的空间,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很多需要在座各位企业的实现,我们也有非常大的空间去探讨。

  二级节点最重要解决企业产业集群的问题,或者解决产业链生产的问题,这是我们已经看到的很多企业自己的实践,下午的企业有很多实践经验可以分享,从我们的角度很难讲清楚,因为有非常多的业务模式。

  标识和平台:

  一:将二级节点和平台做整合;

  二:配合整合的关系。

  很关键的是最终不是一个二级节点所能完成的任务,是我们建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涉及很多方面比如说软件、硬件、还有标识本身。

  我们需要微信解读我们的码可以打通这个层面,这个很重要,这是我们规划产业和领导下意识把这个工作努力推进。

  公共服务要提供给产业,标识的实现非常早期和初级,从全球看在供应链上、物流上有些经验,所以从全球看没有可以成功鉴定的大规模的案例,中国做的过程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这是我们自己做的,我们企业家在产业界一起来建立这样的生态,共同探索这个道路,适应我们的发展,这样的标识体系不仅是赋予当前的一些因素,还有数字的管理以及未来很多新的发展方向都有很强的观念,还有很多理论和实践问题有待自己研究和突破。以上是我们的汇报,谢谢大家。

  感谢大家的聆听。

0
江苏体彩网